忆波兰老人司爱伦女士

沿着泾水河岸行走,满眼望去都是小桥流水人家,在夕阳的映照下,一副精致的江南古镇美景。波兰老人司爱伦女士——革命先驱张大烈的妻子曾经在这片土地上度过55个春秋。她的忠诚,她的坚强,她的信念,至今影响着后人。她是一座中国人民心中的碑。

来到中国

司爱伦,原名司达拉丝拉伐,(因长泾人难记其名,故改名),她出生在波兰华沙莱茵河畔。中学毕业后,她在法国巴黎的咖啡馆打工时和张大烈相识了。张大烈的“中国餐馆”开张后,司爱伦欣然应邀服务于餐馆。两人朝夕相处碰出了爱的火花,塞纳河畔的林荫大道印满了他们的足迹,爱丽舍宫前的绿色草坪留下了他们的身影。她为大烈雕塑艺术上的成就而欢欣,也为大烈追求进步向往革命而高兴。1936年大烈学成回国,爱大烈、爱中国的她决定远离祖国和亲人随大烈到中国。途经德国时,他们结了婚。当年10月她跟着丈夫到了家——张家大院(乡民称“黄石山墙”)。张大烈去法国留学带回一个外国女人,顿时小镇轰动了,人们争相前往目睹着她的芳容。那年她26岁,风姿绰约,一头卷色的金发,高挺的鼻子,碧蓝的眼睛,对汉语一窍不通。从此,司爱伦开始了漫长的异国生活。

支持抗日

早在塞纳河畔徜徉时,司爱伦便从张大烈口中得知国内民不聊生,战火纷飞但这没有动摇她随丈夫回国的决心。到长泾后,日寇的炮火炸毁了长泾中学,司爱伦积极支持丈夫卖掉300亩田产,重建校园并担任校长职务。张大烈以中学校长的身份为掩护,积极参加抗日斗争。当时在长泾附近的新四军六师的一些领导如谭振林、何克希等经常来长泾在长泾中学开会,与张大烈交往甚密,热爱和平,憎恨侵略者使司爱伦对他们产生了深深的同情,她以主妇的身份热情招待他们,司爱伦与丈夫同仇敌忾,经常掩护丈夫抵抗日伪,一次他们去常熟,路过城门时,几个日军持枪站岗,示意她和丈夫下车。司爱伦不屑听命。当时她穿着呢质洋装,披着金色卷发,满口法语,站岗日军不摸高深,挥挥手让他们过去了。1940年,张大烈因支持减租抗税,触怒了当地的一个土匪头子被暗杀了。那年司爱伦还不到30岁。丈夫死后谭振林送去200元银元抚恤金,司爱伦执意不肯收下,她强忍悲痛,满怀深情地说:“江抗战士赤脚行军,菜汤下饭,我怎么忍心收下这笔钱呢?还是留着这笔钱打日寇吧。”司爱伦还用自己特殊的身份,设法营救了几位被日寇逮捕的抗日干部。做了这些好事,她才觉得可以告慰大烈的在天之灵,心里得到了些许慰藉。

光荣的中国人

解放后,张大烈被追认为烈士。司爱伦深明大义支持土改,搬出了张家大院住进偏院,靠微薄的烈士抚恤费生活。六十年代自然灾害时她和国人共度难关,靠穿街走巷做小买卖生意度日。文革期间,她同样受到冲击被挂牌游街,靠着对爱中国的信念豁然面对,度过时艰。中国人民和共产党始终没有忘记她,谭振林嘱咐江苏的同志要照顾好她;温玉成将军专程来探望她;困难时期江阴县委书记戴心思亲自探望她,给她提高抚恤金并加供紧缺食品;文革后,她被推选为县政协委员,并成为江阴县政协唯一的终身委员;艺术大师刘海粟两次为张大烈题词“为有牺牲多壮志”、“艺术千古永垂不朽”,寄托对张大烈的思念和对司爱伦的慰问;1985年,司爱伦领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,她高兴地说:“尽管我早巳加入了中国国籍,但这是我领到的第一张居民身份证。我很自豪,因为我是一个光荣的中国人!” 1990年大年初一,长泾镇人民政府为她庆祝八十大寿,各界名人和领导向她祝寿,她反反复复只讲了一句话:“我爱中国”。 1991年,司爱伦因为肺炎感染住进了医院,最终在4月份离开了人间,终年81岁。在她弥留之际,她告诉身边的人,中国人民对她非常好,在她困难的时候帮助了她,她一点都没有后悔来到中国,来到长泾。

古人说:“劝君不用镌顽石,路上行人口似碑”。司爱伦虽然没有生育儿女,没有亲人,但是人民没有忘记她!历史没有忘记她!江阴史志上记载着“司爱伦——‘黄石山墙’张家洋媳妇”的篇章;长泾镇张大烈历史博物馆里,陈列着司爱伦的遗像和遗物。虽然司爱伦的坟墓上没有碑,但她永远是光荣的中国人。她是一座中国人民心中写满精彩文字的碑。

作者:江苏省江阴市长泾镇老年协会刘亚敏

 

 

  

收藏    关闭    打印    浏览量:463     

  

 
乐天通行证

用  户

口   令

 

站内搜索
  
点击排行
无锡市老年人体育协会
 
 
进入编辑状态